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絲綢之路上的墨韻詩情——“一帶一路”詩書萬里行采風日記

時間:2017年08月1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瑞田

  中國文聯、中國書協、中國鐵路文聯發起的“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當代書壇名家基層采風主題實踐活動”日前在“一帶一路”沿線展開。采風活動兵分東西兩線,一線從泉州踏上海上絲綢之路,一線奔赴新疆。本版刊發書畫家張瑞田的采風日記,希冀讀者從中親近古絲綢之路遺韻,進而感受“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偉大。

  ——編 者

  六月二十九日 星期四 晴

  我在西線采風團,團員有王勇平、潘傳賢、林濤、張紅春、韋斯琴、李志強、施恩波、林景輝、曲慶偉。

  早晨5時左右,王勇平、潘傳賢、李志強、施恩波等齊聚首都機場第三航站樓,計劃搭乘7點40分的航班飛往烏魯木齊。此時,曲慶偉從哈爾濱出發,張紅春從西安出發,韋斯琴從南京出發,相約在烏魯木齊匯合。

  由于航空管制問題,航班推遲起飛的訊息不斷傳來,考量著我們的耐力。下午3時,飛機終于起飛。傍晚6時,飛機在烏魯木齊地窩堡機場降落,“一帶一路”詩書萬里行采風團活動步入正軌。

  六月三十日 星期五 晴

  早餐豐盛。哈密瓜、桃、葡萄、杏等鮮美的水果詮釋了新疆餐飲的特色。

  烏魯木齊鐵路局負責安排我們在新疆的采風活動。

  上午10時,客車駛入烏魯木齊至石河子的高速公路。上午11時30分,我們到達石河子,首先參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軍墾博物館,了解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對新疆穩定和經濟發展所作出的貢獻。之后,我們來到艾青詩歌館參觀。

  艾青在石河子生活、工作了12年之久。在石河子期間,艾青創作了若干首詩歌。艾青詩歌館分上下兩層,從大門步入大廳,面對我們的是艾青的塑像。依次是艾青的生平圖片和文字說明,濃縮了詩人艾青坎坷的一生。二樓展廳陳列著許多著名作家、詩人的書法作品,其中張賢亮書寫艾青詩句的書法條幅讓人印象深刻——“蠶吐絲的時候沒有想到會吐出一條絲綢之路”。

  我在張賢亮的書法條幅前駐足良久,他的字、艾青的詩,無限拓展了我的想象空間。

  下午2時,在石河子車站餐廳午餐,然后去石河子車站會議室為車站職工寫書法作品。書法服務于現實生活,表達對“一帶一路”沿線職工的敬意,也是我們采風團的目的。

  晚上9時,采風團抵達阿拉山口。

  七月一日 星期六 晴

  如果把阿拉山口的風比作一匹野馬——8級風,屬于野馬散步的時候。高大、英俊的阿拉山口車站黨委書記白永鋒幽默地向我們描述阿拉山口的風,8級風,在阿拉山口等于沒有風。

  風再大,也沒有“一帶一路”的“風”大。這是中國風,是世界需要的中國風。作為新一代藝術家,我們不能作為偉大歷史時刻的旁觀者,必須親臨時代現場,感受“一帶一路”的戰略構想。

  作為口岸車站,阿拉山口站是一等站,以國際鐵路貨物運輸業務為主。從車站,到海關,又到國門,我們對阿拉山口口岸有了初步的認識。的確,作為第二座亞歐大陸橋中國段的西“橋頭堡”,阿拉山口口岸充滿了生氣,也讓人看到了希望。當我得知阿拉山口口岸每年進出口物資達3000多萬噸,更體會到“一帶一路”的深刻含義。

  阿拉山口是邊境城市,一支邊防部隊在此駐扎。下午,采風團一行來到“風口第一哨”慰問解放軍官兵,為戰士們寫字。也許“風口第一哨”第一次迎來這么多書法家,戰士們非常興奮,他們請書法家們寫古人的警句,寫自己的話。書法家們來者不拒,寫了一張張橫幅、條幅,斗方、對聯。

  晚上8點,回到酒店稍事休息后,我們乘K9764次列車回烏魯木齊。

  七月二日 星期日 陰

  早晨8時,火車抵達烏魯木齊。吃過早餐,在烏魯木齊車站的一間會議室為烏魯木齊鐵路局職工寫書法作品。坐了一夜火車,采風團的同志們有些累,還是毫無怨言地寫了多幅。

  烏魯木齊車站,是“一帶一路”的重要一站。新的規劃,新的建設,體現了邊疆城市新的面貌。

  下午由烏魯木齊飛往蘭州,16點30分抵達目的地。

  七月三日 星期一 陰

  蘭州人幽默地說:蘭州沒有什么河嘛,就有一條黃河。幽默中透著自豪。的確,作為古絲綢之路重鎮,蘭州有氣派。

  認識西部,了解絲綢之路,不能不了解漢簡,于是采風團一行到甘肅簡牘博物館考察。對于書法家而言,漢簡不是陌生的名詞。不過,熟知未必真知,我們對漢簡字形的反復臨摹,可以夯實寫字的基礎,不等于說對漢簡的前生后世有清楚了解。

  因為采風團一行人都是書法家的緣故,甘肅簡牘博物館允許我們近距離觀看漢簡,可以拍照和抄錄。

  眼前的漢簡,勾起了我對往昔的回憶。1930年,瑞典考古學者、探險家貝格曼在內蒙古額濟納旗——漢代著名的居延邊塞,發現了一萬余枚漢簡。在此之前,所發現的漢簡不足百枚。居延漢簡是《史記》《漢書》之外,存世數量最大的漢代歷史文獻庫。同時,寫在紅柳、松樹、胡楊木片上的漢字墨跡,隨即成為后世臨摹的書法遺存。到達蘭州之前,采風團成員、甘肅省書協主席林濤告訴我,甘肅省書協剛剛舉辦了漢簡書法展和漢簡書法學術研討會。

  之后,我們參觀了蘭州水車園、百年黃河鐵橋、蘭州城市規劃展覽館,從不同的角度觀察蘭州、認識蘭州。

  下午,到蘭州鐵路局文化宮書法學習班輔導學員,曲慶偉、李志強為學員示范,傳授臨帖經驗。然后,采風團一行來到甘肅鐵路局體育館慰問鐵路職工。

  七月四日 星期二 晴

  考察“一帶一路”核心站蘭州西客站,是今天的主要任務。在車站,我們登上了一節車廂,對“飛天馨路”服務品牌有了直觀的印象。鑒于甘肅少數民族較多,客運段把藏族、裕固族的工藝品帶到車廂。本著人性化的服務理念,客運段推出官方萌物駝小明,憨態可掬的駝小明把我們從現代化的今天帶到駝鈴悠遠的絲綢古道。

  河西走廊的交通今非昔比。高鐵、動車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為經濟發展、國防建設奠定了牢固的基礎。“一帶一路”帶來的西部變化,讓我們激情四溢。

  從蘭州西客站,我們又到“一帶一路”最大的貨運編組站蘭州北站考察,同時調研鐵路基層企業文化建設成果,并在蘭州北站為鐵路職工贈送書法作品。

  晚上9時,采風團一行乘火車前往西安。

  七月五日 星期三 陰,小雨

  西安,是絲綢之路的起點。絲綢之路一詞由英語轉譯,隨著上世紀中國西部探險考察熱升溫,被人熟知。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在多卷本著作《中國》一書中有了“絲綢之路”的說法,在《中國地圖集》中又觸碰了“海上絲綢之路”的概念。

  西方學者赫爾曼對絲綢之路一詞非常敏感,他即刻認同了這個說法,把絲綢之路一詞用到了自己的專著《中國和敘利亞之間的古代絲綢之路》一書中。此書1910年出版,絲綢之路一詞具體起來。

  使絲綢之路有了正統身份,并被廣泛使用,是斯文·赫定的功勞。上世紀30年代,他在新疆探險考察,出版了《絲綢之路》一書。這部書讓我們深入了解到斯文·赫定在中國新疆探險的豐碩成果,也把絲綢之路掛在了嘴邊。

  上午,我們去碑林博物館考察。在地下室,觀看了為數甚多的墓志。然后,到大雁塔下,站在絲綢之路的起點,回味七天的旅程,感慨萬千。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
电音歌后闯关
顧家官方商城 陕西快乐10分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平台 股融贷配资 上海时时乐 七星彩 北京时时彩 股票指数期货的概念及交易特点是什么 吉林时时彩 喜乐彩 内蒙古快三 五分彩 p3试机号 七星彩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篮球即时指数捷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