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好演员要脚下有根、身上有活、台上有神

时间:2019年05月10日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怡 梦
0

梅花奖对演员有怎样的要求?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评委这样说——

好演员要脚下有根、身上有活、台上有神
  第29届梅花奖获得者、中国国家话剧院演员辛柏青,尽管出演过许多影视作品,但他在舞台上扮演的谷文昌,让观众忘记了演员本身,记住?#33487;?#20010;人物;第29届梅花奖获得者、江苏省昆剧院演员单雯,以青春的形象、细腻的唱腔、富于层次的表演将闺门旦之典范杜丽娘塑造得入情、入骨、入心;第29届梅花奖获得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豫剧团演员张培培,作为首位获得梅花奖的“90后”演员,扮演40多岁的兵团母亲,让观众看到了?#24895;瘛?#24180;龄、时代和演员自身悬殊巨大的人物形象……
  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15位获奖演员,均通过塑造鲜活的人物,进行了戏剧艺术的综合呈现。他们的获奖?#26790;?#20204;看到,梅花奖究竟给演员提出了怎样的要求。
  表演的难题
  “虚拟表演、戏曲程式更能表达一种‘象外之象’。我认为这条道路对于戏曲表演来说应该是永恒的,它的美学层次?#20146;?#39640;的,戏曲演员绝对不能将之丢弃。”在梅花奖评委、香港京昆表演艺术家邓宛霞看来,戏曲演员面对的永恒课题,就是无论如何创新,必须认清这条道路,因为它真正蕴藏着中国最传统的美学。
  “我们的美学,背后有着深厚的儒释道传统文化?#33258;獺?#25105;?#20146;?#34394;拟表演的道路是有原因的,它不是一种便利,也不是因为?#32972;?#27809;有条件布景,才选择?#33487;?#26465;道路。”邓宛霞做了一个比较,她说,西方舞台艺术的表现方式,是先有一个“我?#27604;?#35266;察世界,然后描述它,并再现于舞台,中国传统美学则是“无实可写”,任?#25105;?#39318;诗词,创作者从来不是作为旁观者去看这个世界,总是人的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没有分隔,总是借世界来呈现“我”的内心的,所谓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没有既定的、固有的客观现实,一切都是?#26377;?#32780;发的。“虚拟和写实,其实是源于两种不同的宇宙观、世界观。所以戏曲表演不在于像与不像,而在于传神,如何传神?就是形神兼备。行当、程式很好地解决?#33487;?#20010;问题。”
  “话剧永恒的课题是塑造人物。”梅花奖评委、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话剧演员王斑说,“罗锦鳞先生说过,戏剧是活人演活人给活人看,怎么演?戏曲有一整套动作程式、传统表达方式,而话剧几乎无所依傍,如何让人物生活在舞台上,是话剧表演者永远要去探寻的。”虽然没有固定的程式,但并不是没有标准,王斑认为,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标准就是“说人话”,摆脱话剧腔、舞台腔,让语言真实自然地展现,“话要说出来,说得清晰,还要传达内涵,让每个观众感受到”,要求演员全身心地去理解人物、体验人物,把语言内化为自身的,再表现出来。
  “歌剧演员一直以来的问题是太注重唱,对手眼身法步,形体表现重视不够。”梅花奖评委、中国歌剧舞剧院歌剧演员陈小朵认为,中国歌剧演员演绎的是民族歌剧,讲述的是中国的故事,戏曲具有丰厚的表演积累,很多程式的、写意的表现方式值得借鉴,甚至遇到?#40092;?#30340;题材可以直接化用在歌剧演员身上。“作为演员,如何?#29616;?#33258;己的表演,当我们和伟大的演员发生交流碰撞的时候,发生的?#20174;?#21644;投射,可以?#26790;?#20204;更客观地?#40092;?#33258;己。歌剧演员可以学习话剧、音?#24535;?#30340;表演,其?#36424;?#21487;以把戏曲作为参照。?#32972;?#23567;朵说。
  好演员的标准
  “脚下有根、心里有?#20303;?#36523;上有活、台上有神。”梅花奖评委、中国评剧院艺术指导王亚勋这样定义好演员——脚下有根,就是对于经典剧目、剧种代表作,学得端、走得正、传得好,上台不虚,基础扎实;心里有底,就是不唱糊涂戏,明白剧作家写的什么,我要演什么,通过表演要告诉观众什么,明白导演为什么要?#26790;艺?#20040;演,为什么这部戏是这种风格,为什么有我演的这个人物形象;身上有活,即是各自剧种、各个行当、各个人物所需要的技术技巧,能够很好地应用和体现;台上有神,即是有要领、有?#24418;潁?#28436;员不是一个空壳,而?#20146;?#36827;了人物,走进了戏的美学,表演讲究情,讲究字儿、劲儿、味儿。
  “好的表演能表达出一种气韵、一种节奏,戏曲的唱念做打,跟影视、话剧表演不一样,它更像诗?#30465;?#20070;画,是借一个题目来表达我们的艺术和内心。真正的大师如梅兰芳、俞振飞等,他们的表演是形成一种气韵的。”邓宛霞说,想成为好的演员,首先必须有非常过硬的基本功,还要有文化修养,对于诗?#30465;?#20070;画,本民族的艺术必须有所了解,最好?#20146;?#24049;也有所涉猎。“我?#26377;∠不?#20070;法,书法和戏曲表演是相通的,?#19994;?#24072;?#36195;?#25391;?#19978;?#29983;教唱的时候,?#19981;?#29992;书法的笔触来启发我,比如某一句腔,要像书法中的一提笔,再压下去的感觉。书法非常注重?#19979;傘?#24067;局,也就是一种节奏,这一点和戏曲舞台也是相通的。”
  “演员要传递人物的?#25165;?#21696;乐,传递自身对人物的诠释,?#28304;?#26469;呈现你演的‘这一个’。”梅花奖评委、河南省话剧团导演李利宏认为,?#37038;?#25103;剧表演,尤其是好戏、好演员面临的一个最大的瓶颈,是怎样全身心地作为人物生活在舞台上,在全神贯注地塑造人物、倾情投入地驾驭?#24039;?#30340;同时,让自己自如地发挥。“演员在舞台上有时候会感到顾此失彼,感到十八般武艺不够用,我们期待忘我、圆融的境界,期待演员和?#24039;?#20043;间?#26434;傘?#21512;一的表演状态,这?#24535;?#30028;,是享受表演的每时每刻。”
  “有时候看戏,感觉到演员有那么几个瞬间?#20146;?#21040;了,但总是稍纵即逝,有时候两个小时的演出,一次没有出现。”李利宏说,好演员会为此而痛苦,他们的技术已经很好了,基本功扎实,声腔、身段、表现力,都没有问题,但他们塑造的形象,尤其是经典人物,跟老一辈艺术家相比,依然没有达到尽善尽美。“有经验的演员在表演的同时就会感知自己哪里没有做好,但即使明白,也很难做到。舞台艺术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多演是可以熟能生巧的,但不仅仅靠多演,还包括自身修为、学养、内心表达、外部技巧的积累,包括人物理解、现场控制力的磨练。每天的演出都不一样,这是戏剧的魅力,也是戏剧的难题,是演员一生的课题。”
  “演员不仅要努力,还要有才华,二者缺其一,都成为不了好演员,二者都具备了,还要有坚持,坚持的过程是一?#20013;?#34892;,这?#20013;?#34892;是终身的。获得梅花奖的演员不一定都能成为真正的好演员,给你一朵花,你要换来一个春天,要成为领军人物,一个团靠你吃饭,一个剧种靠你领着向前走,这才是好演员。”梅花奖评委、《中国戏剧》原主编赓续华说,“换个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好演员必须是一个好人,要爱人,爱别人,爱社会。能够领会?#24039;?#39046;会别的演员,不?#20146;?#39038;自,正所谓有大爱,很多演员在技艺上已经纯熟了,但表演总差一口气,原因之一就是缺乏‘大爱’。”赓续华说,演员要勤于读书、思考、琢磨,不要被“绑架”,无论是赞美、批评、吐槽,都不能左右一个演员“做自己”,这要求演员内心要有力量,这种力量来?#26434;?#20320;的追求、你的情?#24120;?#23398;戏、演戏,一开始是谋生,但最终是“替祖师爷传道”,戏曲艺术的传统和旨归,正在于传道。
  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陈彦?#31908;?#21477;古语与梅花奖演员共勉。其一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34180;?#26757;花奖不是终点,对于演员、对于中国戏剧来说都是新的起点,演员要继续成长,中国戏剧要?#20013;?#21457;展,不要故步自封,尤其不要让梅花奖成为?#26223;?#30340;资本,演员应当永远是接纳的状态,多读书,不断学习,继续攀登高峰。其二是“如临深渊,如?#35851;?#20912;?#34180;?#24503;艺双馨为演员定下了为人从艺的标高,获得梅花奖,在从艺方面已经进入了中国戏剧评价体系中的一种高度,在修?#36335;?#38754;,要以明德引领风尚,人格成长不断健全,包括正直、善良、包容、谦卑、有大爱,?#28304;?#25509;通中国传统文化中的“?#30465;?#30340;至高境界。
(编辑:陈宁)
会员服务
电音歌后闯关